分类
365体育官网

中国警方飞行近50小时缉捕海外在逃经济犯回国

“转机和飞行将近用了50个小时,几乎是绕了地球一圈,终于将嫌疑人押到了。”浙江省经侦总队副总队长丁平练走在嫌疑人吴平(化名)的一边,兴奋而又疲惫。丁平练说,从8月28日上午接到公安部指令到将嫌疑人押到杭州,6天5夜的时间,几乎都是在机场和飞机上度过,特别是押解回来的旅程中几乎都没睡过一个好觉。

36岁的吴平黑瘦而憔悴。外逃2年终于回国,却以这样的身份和心境出现在萧山机场和众多媒体面前,吴平心里百感交集。2012年9月9日,浙江青田商人吴平不会忘记这个日子。因为涉嫌在义乌合同诈骗400万元货款,他选择在那一天外逃。时隔近2年,吴平由警方从哥伦比亚押解回国。

这是我国首次通过国际警务合作,从南美洲成功遣返境外在逃经济犯罪嫌疑人。也是今年7月,公安部部署开展全国公安机关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专项行动以来,又一名被浙江警方从国外成功缉捕回国的经济犯罪嫌疑人。

截至目前,已经有11名经济犯罪嫌疑人被缉捕回国。

被带回来之前

他在哥伦比亚开了两个超市

“为什么要逃出去?”

“……”

“想过回来吗?”

“想过,中途也试着想回,但后来知道回不了,主要是我还没赚到钱,也还不了别人。”昨天在萧山机场的休息厅,吴平开始了讲述。

“我当时把货发往了西班牙等地,钱一时还没收到,逃出国时身边带的钱不多。先前和哥伦比亚的人做过生意。那个地方查得不紧,没人管的。”

起初是帮人打工赚钱,慢慢积累之后,吴平开始筹备开设小超市,由于他知道义乌商城的情况,超市开得还算成功,被抓之前,吴平在当地已开设了两家规模不小的超市,收入也大为增加。

“移民局的人一出现,我就知道出事了。”吴平说他在当地通过关系也搞了一张临时的居住证,以前移民局基本不管,一直来也没有出什么情况。“也知道一些国内情况,心里也是害怕的。”大约在几个月前,他没领结婚证的“老婆”带了儿子去了哥伦比亚,那是一家人两年来的第一次聚会。

吴平时常会问一些国内情况,总担心会出什么事。“在哥伦比亚呆着也实在不放心,那儿自然灾害不少,而且毒贩时常出没。回来投案是迟早的事。”

“猎狐2014”行动中

吴平成南美洲缉捕第一人

吴平1979年生于丽水市青田县。据义乌当地警方介绍,2012年5月,他在义乌开设了义乌市伟德进出口有限公司。从当年7月开始,他向市场经营户大量订货,货款总价值达400余万元。经营户一个个都向他发了货,但他却一直未支付货款。2012年9月,他从上海浦东机场离境出逃哥伦比亚,从此没了音讯。

向他供货的经营户联系不上吴平之后,向义乌市公安局报警。警方于2012年10月对其立案侦查,同年12月,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对吴平批准刑事拘留并上网追逃。

“今年7月,公安部在全国组织开展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专项行动(代号“猎狐2014”),从保障义乌国际贸易综合改革试点顺利推进的高度,通过大量工作,终于发现犯罪嫌疑人吴在哥伦比亚活动的重要线索。”义乌经侦大队长金志茂说,义乌警方将这一线索提供给了省厅经侦总队,于是一张缉捕网撒到了南美洲。

“接到公安部要求赴哥伦比亚缉捕的指令是8月28日上午,哥伦比亚当地要求,一旦将嫌疑抓获,中国警方必须在48小时内赶到当地接人。”丁平练说,这次行动在公安部协调指挥下,公安部、省公安厅派员组成跨境工作组赴哥伦比亚开展。当时是根据我方提供的情报,通过我驻哥大使馆和哥伦比亚执法机关,在哥伦比亚首都波哥大将人抓获。

“公安部派出3人,浙江只能是我一个人前往了,因为时间紧,其他人员连办证的时间都没有。”

丁平练说:这是我国首次国际警务合作从南美洲遣返境外在逃经济犯罪嫌疑人,必须万无一失。

6天5夜的押解一刻不得松懈

中间无数次换飞机

“8月28日当天办理好手续后,下午5时半便出发前往萧山机场。”丁平练说有时候就是这样,越急麻烦还真越多。

“来到机场后接到了延误的通知,这一等就是一晚上,直到29日凌晨4点才飞到北京,这样一来,公安部同行只得先行出发,否则会赶不进48小时了。”丁平练说,其实这一路的艰辛才刚刚开始。

从北京到德国,再由德国转机……中间不是在机场就是在飞机上,总共又花了30多个小时,8月31日下午6点到达哥伦比亚。“公安部同行早些到达,相关手续办妥之后,嫌疑人交接便在机场进行。”丁平练说,交接也就在3个小时内完成,因为回程的飞机已经确定,当晚8点59分必须登机。

“说是去南美押人,其实我连机场大门都没出。”这中间时间紧,又怕出什么差错,大家一步不离地在嫌疑人身边,累和困也都忘记了。

由于带了名嫌疑人,回程路上的困难4个中国警察都想得到。“回程途经巴西、西班牙,再到北京上下飞机就有六次,从接触到吴平开始,我们便对他做思想工作,如果给他上手铐,出境入境会很麻烦,当然这么长的旅程,他的痛苦会更多。”

虽然吴平表示配合,但4名中国警察却没有一点松懈。

“我们始终保持两个人清醒,一左一右看着他,其实哪怕是轮到可以睡觉了,也总是时不时惊醒过来。”丁平练说,除了不断飞行,还有时差,再加上波哥大海拨比较高,在飞机上,他们头痛得厉害,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去的时候绕了地球半圈,回程又是半圈,这几天几夜,大家都在路上了。”

到达北京大约是昨天上午6点,原本是上午11点的飞机,结果又延误了1个多小时。“从哥伦比亚到北京,整个行程花了43个小时,从北京到杭州又是将近9个小时,超过2天2夜了。”

整个6天5夜时间,4名中国警察没有吃一餐像样的饭,没有睡过一个安心的觉,由于中间没有机会在旅馆休息,丁平练随身带的一只旅行箱,一次都没打开过。

浙江省公安厅最后想说的是,国外绝不是避罪天堂,即使逃到天涯海角,终有一天也将被缉捕归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